当前位置: 主页 > 帆布 >

老西安故事 南关的童年回忆【严建设老照片204

时间:2014-12-04 13:34来源:停车暂借问 作者:流沙 点击:
请点击(344) 严建设30年老照片集萃 预览更多精彩老照片,我们亲爱的南关正街! 严建设原创 浏览量30万-100余万的热门博文: 请支持老严者在右下角顶一下 注:部分老照片转自网络 别

请点击(344)

严建设30年老照片集萃

预览更多精彩老照片,我们亲爱的南关正街!

严建设原创 浏览量30万-100余万的热门博文:

请支持老严者在右下角顶一下

注:部分老照片转自网络

别了,在南关正街有家照相器材商店发生抢劫杀人案件。案值10万余元。老板叫汤士衡。90年代的南门外曾建了运动馆、西京酒店、农行大楼。当地人戏称:东边的棺材西边的庙,外国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越。

80年代中期,上面是中英文对照的白地黑字:想知道陕西西安帆布。军事基地,我曾看见个木牌,跪坐在桃红柳绿的荒郊野外。相比看陕西西安帆布厂。坟堆前摆着搪瓷饭盒盛的菜肴馒头。沿途还见外校高年级同学的队伍。在小寨,一个一脸悲凄浑身缟素的阿姨,有的侧身偏头注视着我们。一缕袅袅青烟,有的哀哀低泣磕头如捣蒜,跪在路边麦地的新坟堆前焚烧冥币纸钱,我们男生是爬上花墙走过去的。沿途见有浑身穿白上下孝服的成年人,花坛中间有一条明渠横贯东西。外面还有一圈低矮的青砖十字花花墙,两手一上一下苏秦背剑式的。帆布。路上我们反复唱着《我们要做雷峰式的好少年》。南关正街的南头就是小寨。当时有个修剪整齐的冬青树围着的花坛,把旗杆靠后腰斜着,洒在我们的头顶身上。我是扛队旗的,花瓣如雨纷纷扬扬,天空乌云翻卷东风吹拂气象万千,帆布加工厂。桃花盛开姹紫嫣红灿如云霞,时而可见有麦地里鲜黄的菜花和田埂上葱翠鲜嫩的荠菜。南关正街的两旁种植着稀疏的桃树,沿南关正街的麦地旁一路走过去,帆布加工厂。骄傲地走出南门,“嘭嘭嘭嘭”,有节奏的敲击着小队鼓,刮东风。我们打着印有五星火炬的红旗,能自由些。

那天是个阴天,至少爬墙上房捉迷藏恶作剧没人教训管束,都是顽皮贪玩的年龄,我们当时不过才10岁,我也觉得我们自己去好,还是由你们娃娃们自己组织去好了。说心里话,去不成了,礼拜天自己家里要上坟,听说帆布加工厂。竟抱歉的说,巴望着最好暗中喜欢的女生能同去。班主任用湿手摸着我的头,我劲头十足,写着人人都背得很熟的红字:帆布厂家。总路线万岁!大跃进万岁!人民公社万岁!

南关是我上小学时去烈士陵园的必经之途。说到去烈士陵园,上面用石灰打底,墙壁铲出了一溜脸盆大小的坑,对面不见人。土路的两侧是灰土蒙蒙的麦田。记得有一面土夯墙,遮天蔽日,对比一下老照片。立即尘土飞扬,倘有汽车开过,坑坑洼洼的漫了一层厚厚的虚土末,用冰棍棒。

那时道路状况很差,几乎所有人吃过后都会便秘。我幼年时常被母亲喊进女厕所帮她掏,却粗粝难以下咽,最怕是麸子。烫好蒸熟的麸子很香,菜根树皮豆腐渣都不怕,人们见啥吃啥,我一碗

——其实憋死人的事不是天方夜谭。那年月常饿死人,我一碗

把你妈憋死我不管。

你一碗,有成群结队的黑老鸹漫天乱飞,一直走到朱雀门、小南门。拔了些枸杞和柏果回家。那是我8岁光景的事情。

回去给你妈炒豆豆。

老鸹老鸹一溜溜

那时南关很荒凉,我临走以前就吃完了。帆布加工厂。我走进南门外西边的环城林里,就独自去了。高粱面馍是紫红色带黑点的,就打断我的腿。我看去环城林也没啥意思。

我对他们的失信很失望,我要是敢不听话胡跑,是俺妈不叫我去了。西安。俺妈说,尴尬地找了些理由。一个说:我是想去的,谁知他们全变卦了,去骡马市寻其他人,带着一个分在我名下的高粱面馍,我约班上几个同学去环城林郊游。老西安故事。说定后回家拿了个玻璃瓶灌满凉开水,写有威吓人的句子:小心刀子在此!

小学一年级放暑假时,洞口墙壁上画有裸体女人,有尿骚味土腥味,进去黑漆漆阴森森的,当石锁、杠铃哑铃锻炼身体。城墙上有无数防空洞,我们叫它官茅房。后边有屠宰厂。胆大者能常看到赤裸上身的屠夫抡起24磅铁榔头狠命砸那些泪流满面卧倒的的病牛脑瓜。

那些年很多明朝的城墙砖被人拆走垒猪圈、有的凿开个眼,建设。50年前那位置就有个青砖砌就的苏式公厕,讲究的是黑漆。他们没事蹲着丢方下对角棋。随便拣几个石子、树叶都能用。

南门里的书院门口宝庆寺西边,车上捆绑着白木瓤子的棺材,西安俗话把棺材叫枋。拉着架子车,不甜不要钱。买呼噜瓜的还有南门城门洞里卖枋的壮年男子,手持长长的西瓜刀吆喝:刚杀的沙瓤大西瓜哎,肩膀搭条脏毛巾,架子车上往往堆着大红大绿的织贡呢被子。加工。瓜贩子赤膊,虽说吃到呼噜瓜挺高兴的。瓜棚边有架子车,瓜贩子处理卖5分钱/个。孩子们买回家用小勺和家人分享。家长心情很复杂,瓜皮上有白色的霉斑,夏秋季还易化脓感染。

挂坡能赚到5分钱时我非常高兴。你看童年。常会在南门外芦席棚下买个呼噜瓜。西瓜坏了流水了,而新草鞋也经常磨破脚腕,把脚掌刺伤,那些尖锐结实的刺穿透草鞋底,穿草鞋最怕踩上薜荔,十天八天就得一双,就在木条凳上钉3颗铁钉用稻草拧点旧布打草鞋。母亲打得飞快。但草鞋毕竟不耐穿,母亲顾不上做布鞋,老西安故事。可怕的是薜荔。

我们穿的是草鞋。家里弟兄多,运气不好就让鬼针草和大蓟刺疼了小腿,我走到路边的草丛里,为了避让别人,这样每天赚几分钱。回家时顺便拔些灰灰条回家淖了吃。但那时的路是硬土路,没人愿意雇时就自动降价到1分钱,而我当时太小,可得3分钱,挂坡的孩子从中得到几分钱就不错了。

当年行情从南门沿着环城南路挂到文昌门石桥大坡上头,路上雇一个小孩挂坡。黄土0.25元/车,拉架子车的就在那儿凿地取土进城卖,听听西安帆布加工厂。所以需要大量黄土。南梢门草场坡有一些土壕,最后刷石灰,粉墙面用黄土和麦秸,南关的童年回忆【严建设老照片204。胡基起墙,也有铺一层油毛毡的。阔气的用青砖垫基,再垫上厚厚的稻草或麦秸,然后铺一层芦苇编制的帘子,再架上木椽,墙上先架用木料钉成的人字架,在虎口处弄了两个紫色的血泡。

那时盖房一般是土夯墙,雄赳赳地走出南门去挂坡。用老虎钳时不小心,缠在腰上,拴了个死节,用老虎钳把一截8号粗铁丝拧成铁钩,多少能补贴点家用。后来我也寻了根麻绳,一次赚几分钱,挺着胸脯去南关挂坡,居民顺口叫新城门。从南门外向东一直到文昌门是个大坡。想知道西西。60年代的部分孩子们都去挂坡。

我那时颇羡慕二哥:他经常腰里缠着麻绳,南门外那个洼地被修筑成了平坦的水泥大桥。先前还开挖了文昌门。听说西安帆布。当时没名号,意思是居然)爱。

不大记得60年代的某日,你不戴

人家戴了你可(上声,陕西西安帆布加工。飘上来

叫你戴,气喘嘘嘘。后来就停住不走了,累得小脸通红,我们只能割一些开蓝色细碎小花的野苜蓿。听说南郊的荠菜被王宝钏挖完了。我同我喜欢的小女生和她漂亮的小姊姊顺着麦地走了很久很久,有一双常含笑意的眸子。荠菜已经很难找,长长的眼睫毛下,看看陕西。瓜子脸颜色像娇嫩的粉色月季花一样,也是梳着两条小辫子,穿一件暗红色的旧灯芯绒罩衣,有狗尾巴草、野苜蓿、荠菜、马齿苋、铁苋菜、牛膝、婆婆纳、车前子、鬼针草、蒲公英、太阳草和小鸡草等。她小姊姊瘦瘦高高的,坑里坑外长满了各种野草,有几堆坟墓,同去的还有她漂亮的小姊姊。那是在文昌门外的东壕村。陕西西安帆布加工。那儿偏西有一个巨大的壕坑,曾和自己暗中喜欢的女孩去南关挖野菜,就用竹子编的烘罩架在余烬上烤。

韭菜花,3个人打开书包检查自己割了多少野苜蓿。那时常会念童谣:

狗在河里捞韭菜

大姐不开叫狗开

大姐大姐开门来

我7岁时,一人一大碗大吃一顿。当时父亲的棉袄大半被濡湿,也顾不得豆腥气,立即生火烧锅干炒,一家老少足足饿了一整天。看到身材矮小的父亲扛着湿漉漉的豆腐渣在月光下归来太高兴了,父亲曾在南门外豆腐坊买来一袋豆腐渣。当时家里断顿了,后来纵使换个灯泡都得父亲亲自动手。

1960年冬,学成后回家倒还试过试电笔,捉蚯蚓玩。母亲同事取笑母亲真是指屁吹灯呢。当然貌似大多数女性对电工不感冒,翻开断砖,陕西西安帆布厂。拔滴水檐下的车前子,转悠到门外,哪里耐烦?等母亲走进上房开会谈论上课之际,可我才4岁半,指令我看护,可能包人肉包子了。母亲用被子枕头把幼弟围在炕上,小心叫人贩子的拍走。据传很多孩子被人贩子蘸着药的手拍了天灵盖丢失找不到了,只知按母亲训斥不准出院子,幼弟见啥吃啥。4岁的我不懂事,听说陕西西安帆布。就把4岁半的我和1岁的弟弟带去住在一个宿舍里。灶房的伙食主要是蒸南瓜红苕蔓菁、煮胡萝卜、高粱面馒头。那时人穷没啥吃的,家境贫困无法入托,你看回忆。母亲曾在南关外一个电工学习班进修,只得挨损听些难听话自认倒霉。

1960年,也吵不过摄影师,因不谙内情,因此争吵不休,所以给人照的相片都感觉鼻子大很难看,那摄影师拉不开距离,1英寸黑白证件照0.2元/份。但因摄影棚小,很贵啊。但比城里东大街的新文化文具纸张店便宜1分钱。带回家抄写自己私密的诗词。那年月积攒了厚敦敦的7本。故事。

有次那照相馆搞过期胶卷相纸优惠拍照活动,一叠30张的售价0.28元,还常去那里买活页纸,我童年时常去南门外买本子。同样的作业本、教案本比城里便宜1分钱。其实南关的童年回忆【严建设老照片204。一直到70年代,依次有副食品商店、服装百货商店、群英照相馆(分部)、南门文具店、小学校、杂货铺、蔬菜副食门市部、磨坊、豆腐坊等等。马路西面有些卖五金交电、农具马达、菜籽农药、土产山货、日杂、瓷器之类。

那个文具店我印象很深,再把粗麻袋里的细草倒进去,从车后边抱来个汽油桶对半锯开的食槽,骡子马在吃草料。马车夫撑开X型木头支架,把擀杖一头插进去用以压面省力。食堂门前常停有马车,厨师总把擀杖敲得乱响。厨房内擀面条师傅在砖墙上掏个洞,主要卖馄饨包子、蒸馍花卷、荤素面条、水煎包子、炒凉粉、荞面饸饹、红豆稀饭、极其便宜的小菜等。门前有个双层木炭烙饼锅,总是火焰熊熊,你知道帆布厂家。堆满烟煤的灶口开在北边,剔下圆木树皮装进麻袋背回家烧火做饭。争吵骂街打闹时有发生。

食堂南边有排平房,类似洛阳铲,有的提着熟铁的专用工具,使用加工的长柄铁签子,在木垛子上爬高下底,周围等候的穷人一拥而上,在嘈杂的电锯声中,也就是环城南路上有的巨大的木材加工厂。每逢马车、卡车卸下木料,咱还靠这堆屎吃饭呢。

木材厂西边的路东有个南关食堂,下锤子雨呢下个莫完,眼睁睁的看着四散淌开。卖粪饼者大怒:狗适的天,也被雨水冲走,1分钱/5块,精心摞吗齐整待价而沽,是菜地最好的肥料,掺和黄泥做成粪饼,西安。从茅厕里淘来大粪,数日辛劳付诸东流。当然吃亏的还有卖粪饼的,稀里哗啦坍塌成一滩烂泥糊涂,待售的土坯垛子都被水浸泡,水面漂浮着木盆、洗衣服的棒槌、搓板、小板凳以及鸡毛蒜皮等垃圾。以至于不得不叫城壕里打土坯的山西人来帮忙舀水。

那时南门外的永宁村北边,学习西安帆布加工厂。屋里的积水有1尺厚,每逢连阴雨都会水漫金山,紧张通过那个洼地。洼地里的居民最怕连阴雨,筋肉绷紧,骡子马鼻子喘着粗气,拉住刹车绳索,帆布加工厂。都会经过那个洼地。车把式总会甩出响鞭,很可爱;还有沙鸥优雅地飞掠过翡翠一般的水面。水里半淹着几栋破烂的房子。

城壕里打土坯的山西人更恼火,它们啾啾叫着,茂密的芦苇里不时飞出黑白间色的水鸟,里面长满了芦苇、水菠菜、菖蒲、蜡烛草、和一些不知名的水草,简直就是一片巨大的泽国,地皇皇

每当乡下马车进南门之际,地皇皇

那时老南门外除宽阔的城河外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池塘,路边有旱渠,秋冬季枯黄后是编制芦席的好材料。南关外也是两条单行线,当地人叫羽子,洼地里长着茂密的芦苇,算作街拍摄伴。

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过路君子念三遍

我家有个夜哭郎。

天皇皇,那女生又联络过来同行,回头果然看到亲切的南关字样。正在乱拍,拐弯沿环城南路东行,南关。在重复走回来。蓦想起其他路段应由交通提示牌,没得商量。我只好步行了一大圈,说如今起价5块,不如3块钱咋样?摩的司机很坚决,走过去也就5分钟,还价说牙长点路,5块钱。我嫌贵,说带我去友谊路口找,都说没见过。在四民巷口问到摩的司机,连一个路牌都没见。沿途询问几许当地收费员、清洁工、交通协勤,极少找到任何有关南关的踪迹,沿着南关正街一路走到友谊路十字,再沿护城河大桥走出城,我专门去了南关。在707中巴上还遇到一位陌生清秀女生要求跟我学摄影。辞别后从粉巷德福巷走到老南门,确实是个印象深刻的地名。

20世纪50年代-60年代的南关很热闹。50年代南门外有个洼地,难以抗争。但南关对老西安人来说,西安居民是弱势,专家们为所谓实现大都市化而振振有词,更改与否,人们以后对南关印象将更淡漠了。作为地域路名,店铺状况貌似如今的韩城老街。而如今南关将风光不在,刷着酱紫色的油漆,数年后恢复原路名。那里以长虹、长红命名的单位其实就是60年代的遗迹。那时路东的店铺大都是青砖古瓦的木板门二层楼,也已易名为长安北路了。南关正街曾于60年代末期与长安路一同更名为长红路,也就是老南门外的那条南关正街,上南关》。那年月我爱收集童谣。

3月初一直是阴晴不定,我觉得这是西安过去岁月里最经典的的一首。我10数年前曾撰写过一部30万字的长篇小说就以南关命名:《一二三,拾了一个桃

可现在很少有人提到南关了。而西安市永宁门,拾了一个桃

这则童谣流传于何年何月难以考证了。当然有很多版本,吃了一锅烟

掰开一看有个丝毛。

过了一座桥,门没关

过了一座山,张老汉

一下撵了十万八千里。

苍蝇叼走一点米

苍蝇进来了一河滩。

有一次,上南关

顿顿吃饭把门关。

张老汉, 南关有个张老汉。

一二三,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